跳到极光地

换号 @芽老师是我此生挚爱绝不反悔谁反悔谁小狗

© 跳到极光地 | Powered by LOFTER

退圈啦。原本以为能养老,但是我这个人吧果然还是三分钟热度没法长情。

真的很感谢bsd这个圈子,也是因此才接触、认识了各位老师,每一位都是非常棒非常棒的人,文笔好到都值得被吹上天,只恨伯乐少。有时候静下心来都忍不住要偷笑,我竟然认识这么多厉害的太太哎<(▰˘◡˘▰)>

我其实超级话废的,聊天大半都是表情包,这样还不嫌弃我真的非常感谢!认识各位很开心,也要道歉我这个人其实不太会说话,有时候很想找你说也不知道如何开头;亦或是一段时间聊的很火热但一旦淡下来也很快,最后又躺列了(。)我属于懒得维持交际的人,所以才总是会觉得很孤独吧?

其实你们都在我身边呢。(笑)有好多老师还来不及认识,...

神仙哥哥好不好

中岛敦少年青山雪白头,被人插科打诨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稀奇目光来回千遍终归浑身不自在,一怒之下情难自已拨打电话热线400,用平时攒了一小老虎罐头舍不得花的亮晶晶硬币买一瓶劣质染发剂,愤愤不平往头上一挤一撮一蹂躏,谁想到便宜没好货凤凰变乌鸡,染发剂把自己雪白雪白的头发糟蹋的不成样子,白花花银子头发一口气都没了,真真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他瞅瞅镜子倒吸口凉气,从头到脚冷飕飕,一瘪嘴,一委屈,小老虎红红眼圈心肝儿疼。想他初出茅庐未经世事标新立异,人生一个挫折里程碑先矗立在社会主义阳关道。早知如此,还不如用墨汁;他干过,顶一头光鲜亮丽黑头发在大街上耀武扬威明目张胆光天化日招摇撞骗。没料到命中...

博主打王者荣耀去了

天堂会有火烈鸟

只看过电影便唐突写了,实在抱歉。

后来伊谷春带着尾巴去市中心的花鸟市场买金鱼,看见一条尾巴火红火红得像烈日一样灼烧胸腔肺腑的金鱼,北国霜雪的胸口有噼里啪啦炸裂的火星,像辛手里烟头殆尽烫过的痕迹,在眼前洄洄地跳动,汩汩地流淌。尾巴用网兜捞起它,它挣扎着蹦跳几下企图回了水里;伊谷春帮她把金鱼装进悉悉索索的塑料袋,就看到抹鲜血样艳的红。伊买了它又买两条讨人喜爱,还买了些装饰性五彩斑斓的小石子;尾巴喜欢。一颗颗花里胡哨噗通噗通放进塑料袋,溅起来朵朵轻轻浅浅不痛不痒的水花;一颗颗莹润剔透七窍玲珑心风平浪静,好比那辛小丰潮起潮落心思缜密。他捧着当初自己和辛小丰执意凌晨三点颠簸一百多里取回来的空鱼缸,破了...

十五年等待候鸟

你的肢体被保姆轻而易举地解下,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五岁千金大小姐长着一副丑恶的嘴脸:糜烂性胃炎掏心掏肺地撕扯开手中的布绒娃娃,作呕于无机制大脑流出的灰白脑髓与风干的胶水脑浆。天堂鸟肮脏的灰白棉絮涨潮时把你包围,你被迫宣判死刑,作为替罪羊打入十八层地狱;你路过艾滋病人其乐融融的桑拿室,左手边的公共厕所里美国人日本人握手合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右手边勇敢的爱斯基摩人乘坐阿拉斯加雪橇去狩猎蜜蜂蝴蝶。你可以乘坐末班车硬卧回家,但是骗子会花天酒地连哄带骗入一张西伯利亚滑铁卢头等舱票。你在寒风凛冽中缩紧衣领瑟瑟发抖,怀中搂着一位枯萎干瘪的过期妓女。她的乌黑秀发飘然凋谢,睫毛凝结的琼脂冰凌折射出七色光与日晕环...

午夜十二点的喜剧演员弯腰驼背

红色的鸵鸟血,绿色的昆虫汁液,蓝色的鲸鱼搁浅,喜剧的三原色。R在溺死前走进摇摇欲坠的酒馆吃海鲜大餐自助火锅烧烤,点一杯豆浆配油条的早茶摩纳哥。服务生下午的红茶倒进电饭锅煮伏特加,肖邦看不见的天空撕裂的口子在汩汩地流血,殷红的血带长长地拖下来,像是少女漫画浸泡在鲜血里宣告罪行成立。R从脚边捡起一把切蛋糕的塑料小刀,在空气中用力地挥舞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分明听见噗嗤的声音,刺啦的声音,刺耳而尖锐的刹车声音。车轮摩擦马路,风在耳边的呼啸,塑料袋被撕开的声音,捅破窗纸的声音,利刃刺入肉体的沉闷声音,好奇心害死了猫。他擦擦眼睛看见一只黑猫,眼睛像是D胸前佩戴的绿松石一样熠熠生辉,一种...

北极拜拜吧

有1天太宰电话里喊国木田去宾馆洗脚,说是手头有几张优惠劵不用就过期了;国木田去了,脚洗了,桑拿了,按摩了,护理了,一套马杀鸡下来愣是半天没见着太宰。他有点郁闷,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却突然袅袅婷婷向他走来个前台小妹,浑不知自己眼线画成什么鬼样子,用一种暧昧不清的语调说: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在302房间等你。国木田看得起了鸡皮疙瘩,换了浴袍踩着拖鞋一路啪嗒啪嗒走过狭窄拥挤的宾馆走廊,瞥见几个没关门的房间里面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嘻嘻哈哈(正直如他没探头探脑,眼角余光自动的,没法儿),更甚者光明正大虚掩房门锁也不上开一条缝,缝里露出北国一角不堪入目的潋滟春光,天大地大不怕有人故作敢死队冲进去打搅好事也要...

炸鱼和炸薯条

1个冷笑话:武装侦探社的乱步先生总是吃零食却长不胖,就像港口黑手党的帽子先生总是喝牛奶却长不高。

某天两位在麦当劳狭路相撞,乱步的薯条掉到地上,中原中也也好不到哪去。他本来刚打完球,手里端着杯可乐,一撞全洒在他新买的价格疼得他心肝儿颤的白衬衫上,黑叽叽湿透半边天,汗津津黏糊糊地贴在一起。乱步老大不乐意,眼疾手快扯住中原中也袖子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嚷道:你赔!哈?中原中也听了这话火气也蹭的一下就上来了,我衣服都被可乐洒到了耶!乱步气呼呼地说,不管,就要你赔!你这个凶手,还我薯条的命来!中原中也无奈地看看乱步衣服上别着和他同一个学校的校徽,觉得不能和他太过计较。行吧,不就是一包薯条吗,他答应下来...

可丽饼很好吃

某天江户川乱步突然心血来潮想1个人出门逛逛,侦探社众人一听感觉大事不妙又不好阻拦,无可奈何之际只能满口答应下来,暗地里派中岛敦跟着他。人家名侦探的名号也不是盖的,三步一回头唬得小老虎心肝儿颤;可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又一个十字路口敦敦心有余悸躲在电线杆子后面偷偷拍拍胸口喘会儿气,几秒钟的功夫再探出头去看那厢早跑得影儿都没了。小老虎心里那个郁闷啊,只好垂头丧气夹着尾巴灰溜溜回了侦探社,愁眉苦脸地说乱步先生跑哩。愁云惨淡万里凝,整个侦探社面面相觑陷入低气压;没办法了,左思右想之际还是社长出来抛下一句金玉良言:与谢野不是还在外面吗,打个电话给她。众人那个茅塞顿开啊,抓住救命稻草佩服得五体投体,心想不愧是...

我去天台吹冷风

某天夜里扫黄打非大队长国木田接到1个陌生男子的来电,电话那头含糊不清地说:半岛酒店301有人进行py交易。他二话不说当机立断对着一屋子大队人马大手一挥说,走,扫黄去!还不忘带上初来乍到的小新人中岛敦。于是警车乌拉乌拉,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到了酒店门口,气势汹汹有模有样。前台一见大事不妙立马朝里头大吼一声:条子来了!国木田头回就打草惊蛇,一咬牙想什么引砖抛玉见鬼去吧,一声令下直接一拥而上鱼贯而进挨家挨户开门瞧瞧,闹得是揭开锅盖的沸沸扬扬鸡飞狗跳。中岛敦跟着国木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301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嗯嗯啊啊,听得初出茅庐小老虎面红耳赤心狂跳,像个初次上生理课的害羞小学生,说话也不由自...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