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极光地

换号 @芽老师是我此生挚爱绝不反悔谁反悔谁小狗

© 跳到极光地 | Powered by LOFTER

可丽饼很好吃

某天江户川乱步突然心血来潮想1个人出门逛逛,侦探社众人一听感觉大事不妙又不好阻拦,无可奈何之际只能满口答应下来,暗地里派中岛敦跟着他。人家名侦探的名号也不是盖的,三步一回头唬得小老虎心肝儿颤;可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又一个十字路口敦敦心有余悸躲在电线杆子后面偷偷拍拍胸口喘会儿气,几秒钟的功夫再探出头去看那厢早跑得影儿都没了。小老虎心里那个郁闷啊,只好垂头丧气夹着尾巴灰溜溜回了侦探社,愁眉苦脸地说乱步先生跑哩。愁云惨淡万里凝,整个侦探社面面相觑陷入低气压;没办法了,左思右想之际还是社长出来抛下一句金玉良言:与谢野不是还在外面吗,打个电话给她。众人那个茅塞顿开啊,抓住救命稻草佩服得五体投体,心想不愧是听社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话说这边与谢野晶子刚出便利店,雄赳赳气昂昂意气风发医生郎;然后侦探社就一个电话打过来,那头国木田清清嗓子说,回来路上瞅着点走失人口江户川乱步。我知道了,她应声挂了电话,才走两三步开外就见路边蹲着个衣着不凡其貌不扬似曾相识的可疑男子和一群流浪猫大眼瞪小眼,穿着打扮颇像江户川乱步;她还以为是自己眼神儿不好,擦擦眼睛看那头顽童一样把猫逼到墙角张牙舞爪哇哇大叫好不威风,就听众猫拖家带口哭爹喊娘鬼哭狼嚎,活生生整一个杀人现场;得,看这架势还能是谁呀,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户川乱步嘛!与谢野有点哭笑不得,心生好奇走近点就只听见那头猫叫三声喵喵喵,这头乱步也叫三声喵喵喵,一人一猫一起相对而坐喵喵喵,相敬如宾喵喵喵,礼轻情意重喵喵喵,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听得与谢野内心也一颗赛艇喵喵喵。

那头许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回过头来眯着眼打量她,祖母绿眼睛里闪出熠熠的漂亮光泽:呀,这不是与谢野小姐吗。与谢野点点头,嘴角上扬笑说乱步先生一个人出来逛街吗,好巧呀。是的哟,今天天气很不错!那么现在不如一起回侦探社吧?与谢野提议道。嗯……在此之前与谢野可以先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哪里呢,乱步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像个兴奋雀跃的孩子一样扬扬手里的传单道:游乐园哟!可以呢,与谢野噗哧一下笑了。那么现在就扬帆起航8!侦探先生大咧咧牵起女医生的手,今儿午后阳光很好不毒辣,没有午后两点摊煎饼的味道,柔柔和和轻轻薄薄活像一层纱;空气中浮动着甜甜的棉花糖味道,游乐场人不多不少刚刚好。如鱼得水厮混一圈后江户川乱步拉着与谢野到旋转木马前说与谢野小姐等1等,然后一溜烟儿两手空空向卖点心的小推车跑过去,再左手棉花糖右手可丽饼地跑回来,可丽饼递给与谢野棉花糖放自己嘴边;他一口撕扯下一片洁白柔软的白云挂在嘴边,含糊不清地啊呜啊呜像个白胡子老爷爷,看得与谢野眼睛弯成月牙儿捂着嘴偷偷笑。言归正传她也咬一口手里的可丽饼,奶油黏黏糊糊和草莓的酸酸甜甜混在一起,与谢野难得少女情怀总是诗地想,真好。

评论 ( 15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