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极光地

换号 @芽老师是我此生挚爱绝不反悔谁反悔谁小狗

© 跳到极光地 | Powered by LOFTER

十五年等待候鸟

你的肢体被保姆轻而易举地解下,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五岁千金大小姐长着一副丑恶的嘴脸:糜烂性胃炎掏心掏肺地撕扯开手中的布绒娃娃,作呕于无机制大脑流出的灰白脑髓与风干的胶水脑浆。天堂鸟肮脏的灰白棉絮涨潮时把你包围,你被迫宣判死刑,作为替罪羊打入十八层地狱;你路过艾滋病人其乐融融的桑拿室,左手边的公共厕所里美国人日本人握手合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右手边勇敢的爱斯基摩人乘坐阿拉斯加雪橇去狩猎蜜蜂蝴蝶。你可以乘坐末班车硬卧回家,但是骗子会花天酒地连哄带骗入一张西伯利亚滑铁卢头等舱票。你在寒风凛冽中缩紧衣领瑟瑟发抖,怀中搂着一位枯萎干瘪的过期妓女。她的乌黑秀发飘然凋谢,睫毛凝结的琼脂冰凌折射出七色光与日晕环,嘲笑黑死病老鼠的眼泪妙趣横生。弹珠玻璃三点一线,海底通道一头雾水,冰岛人民币爱拉斯维加斯演唱会门票。少女时代的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人类野心勃勃的移民计划不会因为玛丽莲梦露的报纸头条而戛然而止;绿油油的青草地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新闻联播准时地定在肥皂剧的黄金八点档。家庭主妇掌勺的乳白色天花板混沌沉郁,未开化的人类是奶牛挤出来的生牛奶,倒翻的是银色金属提桶,每一个麻风病人都会坐在硬板床上对着虚无空气发呆。没有人缝补天使脱落的破旧翅膀,透明的蝉蜕与米饭混合放入电饭煲,饮料是红色辣椒油漆,猛烈的暴风雨如广岛原子弹般轰炸了少年法庭。N憧憬着未来与希望的气垫船,像是广阔温柔蔚蓝的鲸鱼海,生机勃勃无垠的大草原;脱离扣子的皮肉摩擦起电,迸裂出老旧黑白电视机无信号时的喑哑雪花——D是他的诺亚方舟。尼亚加拉大瀑布是寡言少语的默剧,两把斧头在R的头顶尖锐湿疣地呼啸。房产商跳楼甩卖998,地铁站的指示牌他看到了,往前一步是黄色警戒线,往后一步是废黜下水管。薛定谔的猫生死未卜,肉包子会面不改色,触目惊心的打狗行动会有去无回。出门请左转靠右行!青釉砖砌成的墙上贴着黄瓜面膜,电视专家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说英语,今年春天将永不苏醒。候鸟迁徙路线有北纬一度出现的偏差,R梦见自己像张灰白的小纸片一样扑棱棱地坠往天国返璞归真,上吊自杀珊瑚岛未遂的D拿起空酒瓶碰碰玻璃杯与环太平洋逆流的碎冰,阴冷潮湿的礁石一气呵成,泰坦尼克号像打保龄球一样沉没——液体黄金堵塞喉咙口的水到渠成酣畅淋漓。R纠起打结的眉头再捋平,伸出苍白的拳头砰的一拳打在曲线棍上救火,唧唧歪歪的迂腐旧社会秩序成功上垒。忧国忧民三振出局!火上浇油的120救护车疾驰过人行道水坑,溅起的泥巴抖落鸟儿黑曜石的眼睛。羽毛是白色的银月光,R发梢力透纸背的苍白无力逐渐透明成列车,裤脚管的手表倒映出中年秃顶啤酒肚。工程师伟大吗,管道工伟大吗?R不想占领地球扬名千古流芳百世,只想蹲下来吃一个N摆的路边摊上的烤红薯。温室效应全球变暖,D掀开毛毯一骨碌从床上坐起身,心说奇了怪了老冒冷汗的彻夜无眠;他不知道夜深人静杀人放火。安眠药苏打水没用,赤道两极上方晴空万里。梅菜扣肉不好吃,政府颁布的黄色信息肥得流油。吝啬铁公鸡挤出粉刺黑头青春痘,中央公园广场舞日日笙歌天下太平。地球浸泡在福尔马林里,R心里清楚D是他的世界末日,他的2012。回家了麻婆豆腐,看你可怜额外送你一个老婆饼吧;当然,是没有老婆的。N和R,做了裙下之臣啦。

评论 ( 15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