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极光地

换号 @芽老师是我此生挚爱绝不反悔谁反悔谁小狗

© 跳到极光地 | Powered by LOFTER

神仙哥哥好不好

中岛敦少年青山雪白头,被人插科打诨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稀奇目光来回千遍终归浑身不自在,一怒之下情难自已拨打电话热线400,用平时攒了一小老虎罐头舍不得花的亮晶晶硬币买一瓶劣质染发剂,愤愤不平往头上一挤一撮一蹂躏,谁想到便宜没好货凤凰变乌鸡,染发剂把自己雪白雪白的头发糟蹋的不成样子,白花花银子头发一口气都没了,真真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他瞅瞅镜子倒吸口凉气,从头到脚冷飕飕,一瘪嘴,一委屈,小老虎红红眼圈心肝儿疼。想他初出茅庐未经世事标新立异,人生一个挫折里程碑先矗立在社会主义阳关道。早知如此,还不如用墨汁;他干过,顶一头光鲜亮丽黑头发在大街上耀武扬威明目张胆光天化日招摇撞骗。没料到命中注定天煞孤星,谁家阳台黑心买卖一盆冷水从上到下浇灭他满腔热情,墨汁从发梢上鼻尖上滴滴答答淌下来,他一只落汤老虎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无依无靠孤苦伶仃,风里雨里傻愣在那里尝了个透心凉。人说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到他这连个滋味也没尝到,噼里啪啦的小火花先自己默默无闻地灭掉了。

后来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没精打采耷拉个脑袋坐在路边边,灰头土脸垂头丧气像个没爹没娘的小乞丐;少年人要强,咬紧嘴唇愣是不哭。突然一只修长好看骨节分明的白玉手伸到他面前挥挥,他扬起懵懵的小脑袋看看,嘿,桃花,面前这个惊心动魄的蓝颜祸水正冲着他笑呢。他心中警报立马乌拉乌拉退避三舍,想起妈妈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小老虎皱紧眉头誓死捍卫防线。可这人也贼好看,贼好看,莫不是神仙哥哥?他退后几步偷偷斜眼看看眼前人,狭长的桃花眼,薄情的山月唇;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琥珀的瞳仁;贼好看,贼好看。神仙哥哥弯下腰凑到他眼前微微一笑,最后的防线就被彻底摧垮了。忒没定力的小老虎涨红了小脸蛋问,你是谁,你是神仙吗?行走的桃花在春风里笑嘻嘻说,是呀,被你发现啦。小中岛那个激动,那个澎湃;活生生的神仙哎,还这么好看!这波不亏,不亏。神仙哥哥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来,香味糊了他一脸;他替敦敦擦擦脸,又擦擦头发,等到擦完了手帕也染成黑漆漆啦。敦敦觉得怪不好意思,神仙哥哥却突然直起腰说,我要走啦!敦敦急急忙忙拉住他轻飘飘的大衣衣角说,那,那你能不能把你的手帕送给我?假神仙看看他,慷慨地一挥手说,好吧,我和你有缘,然后如释重负般把手帕往他怀里一塞。中岛敦心中万马奔腾,原地欣喜若狂感激涕零,好久才想起来还没知道人家姓甚名谁;于是他向那人走的方向大喊,神仙哥哥,神仙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可是很久很久也没人回应。神仙哥哥来去如风潇洒自如貌赛潘安,小老虎深感钦佩:神仙哥哥就是神仙哥哥,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样。

后来过得很快很快,小老虎变成了大老虎,到底心下明白记忆中的神仙哥哥惊为天人并非天人;他的世界里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谈恋爱,经历得越多,忘记的也越多;可是奇了怪了,心里头始终系着个念念不忘的神仙哥哥,五岁十岁十五岁二十岁,神仙哥哥还是神仙哥哥,始终一如既往地好看。这天他走进拉面店,老时间老地点老顾客老规矩,两碗拉面一碗不要葱花。店员规规矩矩给他一双筷又在对面放一双,中岛瞅见对面空空荡荡的女朋友座位,这才惊觉自己如今是新晋的单身青年失恋人,三分失意三分落寞拿起筷子低下头默默在碗里扒拉。筷子搅两下新鲜出炉热气就腾腾翻滚云雾缭绕,他夹起一块肉狼吞虎咽,夹起一颗菜细嚼慢咽,夹起一排面呲溜呲溜;吃着吃着突然热气一熏鼻子一酸,金豆豆银豆豆大珠小珠落玉盘,一口香菜辛辣讽刺无与伦比。电影里说,地球太危险,我还是回火星吧;中岛想,谈恋爱不适合我,我还是回老家种田吧。做人太累啦,物价飞涨工资不涨,愁眉苦脸如何是好;可神仙哥哥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好吧,做人不狗天理难容,我要如同所有失恋案例那样一个人买醉!他一拍桌子站起身,豪气万丈地在收银台上拍下一张大票票说,不用找了,然后转身大步流星走出店门,自始至终看也没看一眼桌上那碗没动过的不放葱花的拉面。

评论 ( 1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