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极光地

换号 @芽老师是我此生挚爱绝不反悔谁反悔谁小狗

© 跳到极光地 | Powered by LOFTER

鲁豫有约

台上老师前脚刚刚迈出教室门,后脚江户川就双脚一抬一架课桌,顾不上礼仪风度整一个港片黑老大气势汹汹;同桌国木田扶额说,乱步你能不能别吃了?乱步就呲溜一下吸进个果冻含糊不清地说,不能。咽下肚后他又哗啦撕开一包咪咪虾条,倒进嘴里咔擦咔擦嚼得喀嘣喀嘣。他还嫌不够,又探头看看自己抽屉,从角落里吭哧吭哧翻出一条价值不菲的德芙巧克力,还是黑巧,苦的。他掰了一块放到嘴里,皱了眉,噘着嘴嘟嘟囔囔地抱怨有股子中药味;他不耐烦了,吐吐沾了巧克力变黑的舌头摆摆手说,与谢野要吃哇。后排的与谢野头也不抬地做数学题说,不了,发胖。乱步又招呼贤治和谷崎兄妹,把巧克力一作三分掉。然后他又拆开一盒125ml的盒装旺仔牛奶,撕开塑料掰下吸管插到塑纸封着的吸管口,咕咚咕咚,喉结上下滚动来滚动去像台球选手桌上的台球一杆子没法进洞。小包装分量少,两三口就没了。他皱皱眉头把空牛奶盒三分进篮送进垃圾桶,又倒腾出一包廉价的跳跳糖,撕开包装袋里面还有个五彩斑斓的劣质棒棒糖(一看就不太好吃),他嫌弃得不得了,拿出来后看也不看一眼,仰起脖子就把跳跳糖一股脑儿倒进嘴巴里。跳跳糖包装袋上花里胡哨地写着霹雳两大字,效果真像烧酒下肚上来飞快;这么说,好像一群大眼睛的外星人在舌头上蹦蹦跳跳配老年迪斯科十大金曲。乱步恶趣味就上来了,笑嘻嘻把被糖染得五颜六色(彩虹糖的效果也基本大同小异?)的舌头伸出来给恰好抬头出神想心事的知性医生与谢野看,瓦声瓦气地用手指指说:我中毒啦!与谢野就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想,哎呀,这人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啦,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与谢野想了很多次,始终觉得乱步的抽屉是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各式各样琳琅满目乱七八糟数不清牌子说不出名字的小零食粗点心呀五花八门眼花缭乱。谷崎兄妹还在百思不得其解,贤治敦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倒是镜花偷偷咽口水,厚着脸皮伸出手向小学生哥哥要小熊饼干(这俩小学生兄妹)。乱步嘛一天到晚嘴巴动个不停嚼嚼嚼,风纪委员敦敦只能不负众望地红着脸做贼心虚装视而不见。纪律委员国木田也拿他没法啦,任由他去just约法三章就阔以:1.上课不吃(怎么说也不能上课吃是吧,就算班主任是好好先生福泽谕吉也甭想)2.不在教室里吃味道重的食物(你整个辣条行吗行吗)3.拆开的东西一定要吃掉(隔壁班的曾经有人被一同学抽屉里的蟑螂吓晕过去,脸色惨白从此留下心理阴影,据说是因为拆开的榴莲饼干放了一夜,乱步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喜欢吃榴莲饼干,这种东西他一闻到味道就感觉和唐玄奘手牵手魂归西天)。绕了一大圈与谢野还是想不通,乱步的小粮仓跟人家太宰小金库一样总也吃不空;太宰就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这种东西就跟私房钱一样4个秘密啦。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人听了都要翻个白眼,太宰摇头晃脑就差副墨镜装个江湖郎中唱:我有一个小秘密。那有啥用呀,人接着就忘我地一甩刘海动情地往下唱: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拆开小熊饼干的粉红扑通扑通少女心狂跳包装袋啦,是镜花最喜欢的小甜甜草莓味(Jing Hua’s favourite突然放洋屁);小女孩两眼放光头上呆毛一翘一翘。乱步突然从口袋摸出一根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问镜花,要吃吗?小女孩一愣一愣反应过来后猛点头,像超市门口被鼓风机吹得摇头晃脑花枝乱颤的塑料人,然后乱步就坏心眼地在人一脸期待的目光下把棒棒糖拆开塞进嘴里咧开嘴笑一气呵成:不给你吃!镜花就呆住了,腮帮子气鼓鼓地鼓起来:坏人!敦敦赶紧过来打圆场,太宰就笑嘻嘻说,敦敦看不粗来你哄小女朋友有一套嘛。五好青年就又红透了脸,像个熟透的番茄;乡下来的贤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笑,他是真觉得精彩。乡下人图个啥呀,这群城里人全身上下都是戏,这不能怪他。与谢野叹口气说,好了好了我们来玩游戏了,像幼儿园里老师哄小孩子。课间十分钟玩啥呀,萝卜蹲呗。一群人拍手叫好,像聚众赌博似地熙熙攘攘占据走廊围成个圈,边接受隔壁班异样的注视目光边乐呵乐呵开始。太宰蹲,太宰蹲,太宰蹲完乱步蹲!乱步蹲,乱步蹲,乱步蹲完中岛蹲!中岛蹲,中岛蹲,中岛敦……没区别呀。敦敦只好和名字一样一脸无奈地蹲啊蹲,就差背后没写生无可恋四个大字。

突然不知道谁大着嗓子吼了一声:收保护费的来了,快跑!众人立马作鸟兽散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边太宰治心中警铃大作预感不妙准备撒腿就跑,那边人已经猖狂地冷笑着一双皮鞋蹬蹬蹬大驾光临;这边个个临危不动坐怀不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探头探脑伸长个脖子想看看来者何方妖孽,镜花眼尖,第一个嘴巴张成电视上广告里o泡果奶的o形。然后又见走廊拐角处杀气腾腾走来个熟面孔:橙头发蓝眼睛波浪卷(瞎说,人家那是自然卷)还能是谁呀,众人立马心照不宣:哦,太宰治老情人。太宰呢,人恶狠狠咬牙切齿道;众人再一回头,哦,早跑没影了。旁边马仔抬起头瞪纯良小老虎一眼,这边一哆嗦打了个寒战。好像往男厕所去了,与谢野淡淡定定从从容容一指望不见尽头的走廊。帽子先生就点点头说,谢了。然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直奔西楼男厕所,场面壮观声势浩大剧情精彩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乱步卖个无厘头鸡汤老神道道云里雾里说,这就是人生哇。恰巧上课铃响啦,众人像赶鸭子回笼一样无精打采地进教室坐下,一群人东倒西歪萎靡不振昏昏欲睡,就听科学老师在讲台上大拍桌子唾沫横飞:家要找对对象啊,找对对象啊。众人于是精神为之一振,恰巧太宰治趁老师板书时偷偷摸摸从后门溜回座位,听到这句话就是一股恶寒;巧了,语文老师说人在做天在看,看来管你是谁,连江湖号称一支梨花压海棠风流潇洒绝世无双的玉面小白龙太宰治也不能幸免呀。这辈子撞见中原中也真走了狗屎运啦,太宰搔搔后脑勺嘀咕说。

一下课敦敦就一脸紧张地扯扯太宰袖子问,怎么回事。太宰吐吐舌头说,还能咋地,被人堵厕所了呗。国木田一串理想丢过来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不知道啊!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老妈子开始念经谁也拉不住,国木田开始说理想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乱步像中紧箍咒的齐天大圣一样捂着耳朵说,别说啦!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三辉麦风小面包两口一个,嘴巴塞得鼓鼓囊囊。中午一帮人嘻嘻哈哈冲到食堂小炒部,跟窗口阿姨要了一个热腾腾的牛肉粉丝煲(表面浮着一层油和辣椒,不知道校领导脑子是不是敲坏了没头没脑该这么个菜,天天中午一帮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大呼小叫嚷着爽爽爽);乱步就一筷子架起一排粉丝到碗里,呲溜一声吸进嘴巴,还溅了几滴油在自己雪白雪白的校服领子上。与谢野叹口气拿餐巾纸边帮他擦边叹气,又不是小孩子了。这动作她做来细致自然一气呵成也没人在意,不比隔壁桌小情侣光明正大郎情妾意眉来眼去。与谢野打三岁就认识江户川,同一个大院长大每天上学放学一起回家,小手牵牵这么多年了也没个啥(与谢野认为自己同乱步在一起比起中学女生谈恋爱更像妈妈带孩子)。与谢野家和乱步家楼上楼下,与谢野爸爸妈妈在楼下开了个小卖部,乱步几乎天天光顾雷打不动,贡献没有数千少说也有数百。与谢野印象最深记忆犹新的就是有一次她坐在收银台上写作业,打开店里破破的小电视就能看见孟非电灯泡似闪光的光头;这个时候恰巧乱步来买弹珠汽水,看到电视荧屏上谈笑风生的光头后若有所思地说:好想吃茶叶蛋。

评论 ( 23 )
热度 ( 107 )